今天是:
太原市艺术研究院官网上线了 敬请期待

HOT 热门关注: 电影|电视剧|舞台剧|小品|小戏| 微电影|网络剧|音乐|摄影|书法|绘画|原创期刊|图书|新作推荐|创作采风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创作 > 艺术评论
艺术创作
太原有戏 | 新编晋剧现代戏《泥火情》——让平定砂器亮起来

2019-03-08 15:19:27 来源: 浏览:465次

新编晋剧现代戏《泥火情》

演出时间:2018年11月23日、24日

演出地点:太原市青年宫演艺中心

演出单位:阳泉市晋剧院


艺 术 统 筹:赵景勃(特邀)  

编          剧:牛晓珉   田永刚  

导          演:崔向英   张    智  

音 乐 设 计:刘和仁                



(导读:改革开放初期,平定传统砂器遭遇前所未有的冲击,工艺学院毕业的常顺,在砂锅会上认识了“龙字壶”第九代传人“木兰”。有共同创新砂器梦想的二人产生了爱慕之情,盟定终身。“龙字壶”传承当家人“龙啸天”坚决反对,并将私自改革工艺的常顺逐出师门。常顺在赴南方游学的几年中,“木兰”不断试验,苦苦坚守,历经困境,几经坎坷失败后,新产品***终研制成功。

        “平定砂器人”把着时代的脉博,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发展,推出新品,让******传统的砂器工艺与时俱进,走进新时代。)



    夏日的夜晚,坐在宽敞的院子里,点着汽灯,数着星星,喝着姥姥用“明明锅”熬下的红豆汤,吃着舅舅从地里摘回来煮好的毛豆、南瓜、嫩玉米,这是常在梦里梦到的童年生活。“明明锅”其实在我们老家指的就是从平定贩过来的一种用来煮饭的砂器,几乎家家都有,家家都用。谁能想到,山西省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阳泉市晋剧院排出了以平定砂器传承创新为主题的晋剧现代戏《泥火情》,2018年11月23日晚上,在太原市青年宫演艺中心看着舞台上演员们的激情演绎,回味着幼时的生活镜像,倍感十分的亲切和幸福。

 

    据媒体介绍,该剧编剧山西省文化厅创作室牛晓珉和太原市艺术研究院田永刚三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几易其稿,后获得文化部2017年度戏曲剧本孵化计划资助、中国文联艺术创作扶持项目,并入选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资助项目。阳泉市晋剧院从今年10月9日举行开排仪式,仅用了40天时间就与观众见面,反映出了这个创作团队的拼搏精神。

 


      剧情不复杂,把点燃了二百年的砂器窑场拉近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让一个叫常顺的后生与“龙窑”传人龙老大的女儿木兰由对手变为恋人,几经波折,***后结为连理,中间穿插着到底是坚守传统工艺,还是吸收现代技术;到底是无奈关窑,消极退出砂器市场,还是积极进行科学实验;到底是坐以待毙,还是不断开发新的产品?努力寻求新的商机,甚至打通国际贸易。情与理无时不在,抗与争无处不有,***终以常顺由南方游学回来了,烧窑实验成功了,龙老大观念转变了,国际订单飞来了,常顺与木兰成婚了圆满结束。

 

    剧中的木兰由青衣演员张红红扮演,常顺由小生演员张志平扮演,龙老大由花脸演员吴永亮扮演,土根由须生演员刘海涛扮演,憨子由丑角演员孟帅扮演。他们从身段、扮相到嗓音条件都很好,并根据剧情与唱腔设计,在表演上做出了很大努力。舞台灯光柔和,明暗过渡自然,没有一些新编戏的眩晕感觉。舞台置景也繁简得当,该有的实景呈现有了,该有的虚拟表达也有。演出中插入的群舞,有动、有静、有造型,能勾起观众的欣赏情趣。尤其是把阳泉评说引入剧中,隔一阵就由憨子出来单人逗唱,多次引发出观众的热烈掌声。



      观看全剧,大致有以下几点体会:

 

     一是导演方式有传统有创新。传统的方面是借鉴了晋剧经典剧目《富贵图》“烤火”“合图”等场次的一些表现手法,让剧中人木兰与常顺的婚恋过程置于现代理性之下,既表达出了传统艺术中的含蓄之美,又勾画出了当代生活中的欢快之乐,有似曾相识又不曾见过的直观感觉。创新的方面是舞台构图采用了部分实景,把平定砂器窑场用艺术化了的手法端到了舞台之上,增强了观众对故事内容的好奇心。主要角色好多次都是从右侧出场,也是一个新的编导变化。

 

     二是音创设计有传统有创新。整个演出过程中,能听出来有沂蒙颂的背景音乐,给主要演员的唱腔设计有晋剧《祭桩》《金水桥》《龙江颂》《麦穗儿黄了》和戏歌《千秋梨园情》等音乐元素。当然,更多感受到的还是根据故事内容重新编排之后的音创效果。主要演员的行腔行当比较综合,有时候是小旦,有时候是青衣,有时候是二者结合,经常会让老旋律与新唱法交替出现,遇到高潮部分,还加大了铿锵力度。

 

      三是阳泉评说有传统有创新。阳泉评说是当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个大众文艺品种,完全以当地方言为说唱方式,包含有小品和相声等曲艺元素。把阳泉评说放入戏中,并让三花脸角色、窑工憨子跳进跳出,作为串场解说多次出现在舞台之上,没有夹生感觉,相反会觉着这种创意很符合三花脸行当的舞台表演,加上扮演憨子的孟帅的发挥,让阳泉评说有了新的艺术意境。

 

      四是舞蹈编排有传统有创新。剧中先后出现的挑担舞、推车舞、磙子舞、碾土舞、出窑舞、祭窑舞等单人舞、双人舞和群舞,不仅动作新潮优美,而且画面感特强,加上音乐鼓点和舞台灯光的有效配合,有让人振奋和期待的感觉。现代戏不能以舞代戏,更不能以舞乱戏,而《泥火情》在这方面把握的比较理想,没有越矩。在给出的时间上也把握的比较好,好多时候都是一两分钟,即使是三四分钟,也必定是迅速起舞、迅速离场,没有拖泥带水,没有喧宾夺主。



    有一点遗憾是剧中人土根的出场次数不少,而戏份却不多,甚至很少,有影子人物的感觉,加上土根在全场演出中没有一句唱,总体是跟出来、跟进去,给观众了解土根的人物性格带来了模糊。音创中听着似有架子鼓的介入,是否必要,值得商榷。剧中关于祭窑的场面及其美学没问题,关键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新农村,有无可能,也需要研究。

 

     总之,促进经济繁荣,讲好本土故事,反映民众生活,引领时代风尚,是戏曲艺术工作者的光荣任务。阳泉市晋剧院能举全院之力打造出这么一部大型现代戏实属不易,相信在创作团队的整体把握下,经过“二改”打磨,一定会成为一出能让广大观众喜欢并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剧目。

 

2018.11.23-23:19开题

2018.11.24-13:11续完




 

作者:龚晋文  山西职工医学院党委副书记、教授